• 189-0559-7989
  • 首页 > 资讯中心
    “老婆豆腐”与“腊八豆腐”
    发布时间:2023-01-04 查看:343

          客人游西递,都道西递菜肴佳美,特别是一种称之为“腊八豆腐”的食品,更是令人印象深刻。那豆腐圆圆扁扁,如同一紫褐色的石块,佐餐时将其切成薄片,浇上麻油,其靠内心部分呈淡黄色,松软可口,而靠表皮部分则如琥珀般透明,嚼之有一种韧性,人们一边品酒,一边咀嚼这“腊八豆腐”,如同咀嚼多味的人生,实是其味无穷。

      西递鼎盛时期,不少富商大贾,都聘有专门厨师,这些厨师出手不凡,做出的是名闻遐迩的正宗“徽菜”。然而,这“腊八豆腐”却不是出自这些大厨师之手,而是出自一位名叫汪春霞的西递媳妇之手。

      汪春霞是宏村一位穷秀才的女儿,嫁与西递胡天宝为妻。这胡天宝也是个穷书生,父母早年亡故,靠着亲戚扶持,成就了这门婚姻。婚后半个月,胡天宝就搭伴族人,到江浙一带学做生意去了。

      因为家里穷,没有更多的银钱给他沿途买吃的,妻子便赶做了一包米馃,供他沿途充饥,没有菜蔬,妻子就凑钱买了几个咸鸭蛋,让他带着途中慢慢吃。

      这胡天宝也是个知家识苦之人,知道家中困苦,父母除了一幢老房没有多余的钱财留下,他走后,妻子只有靠给人家缝缝补补糊日子,所以妻子给他装咸鸭蛋时,他只装了一个,其余的偷偷放回厨房,留给妻子享用。

      西递到杭州,水路、旱路要走七八天,胡天宝每天总是避开众人躲在一边啃米馃,嘴没味时就挑一点咸鸭蛋对付对付。

      再说这汪春霞送走丈夫后,回到厨房发现丈夫留下的鸭蛋,想象丈夫一路清苦,看看空空荡荡的老房子,泪水便似断了线的珍珠。好在这汪春霞有一手好针线活,未嫁时便是宏村有名的“织女”,大户人家娶亲嫁女都要请她上门做针线活。

      这年冬季的一天,汪春霞闲坐家中,隔壁豆腐坊的发林嫂给她送来一块豆腐,感谢汪春霞为她家独生子做了一双非常漂亮的虎头鞋。看着那一大块豆腐,汪春霞想,一时半会也吃不完,不如抹点盐,日后慢慢吃。汪春霞正在给豆腐抹盐时,村里大富商胡光祖家的大丫环匆匆跑来,说是小姐出嫁的日期提前了,要汪春霞赶快到他们府上去赶制嫁衣,说完,拉起汪春霞就走。

      汪春霞到了胡府整整做了半个月才回到家里,推开院门,发现院子里石凳上放着一面瓷盘,盘子里有一块紫褐色的“石块”,汪春霞将“石块”捧在手上感到沉甸甸的,隐隐有一股香味,突然想起当日她走得匆忙,把搓了盐的豆腐放在院子里,眼前这“石块”莫不是那豆腐白天太阳晒,晚上霜露浸,水分散尽,收缩成这样?汪春霞捧着“石块”舍不得丢,也不知它还能不能吃,便走进厨房,将“石块”切成薄片,放一点在嘴里嚼一嚼,这不嚼也罢,一嚼感到那味道很不一般,特别是自己这半个多月在胡府帮工,吃了太多的油腻,此刻尝尝这清淡的豆腐,顿时感到特别可口。一时间汪春霞喜不自禁,自己无意间发明了一种特色食品,想到丈夫外出经商,沿途缺少菜蔬,自己赶紧制上几块,待丈夫下次出门时给他带着沿途受用。

      这年年底,胡天宝回到家中,汪春霞拿出制好的豆腐给他尝,胡天宝感到确实有味,询问此为何物,汪春霞便将此豆腐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并要胡天宝给这豆腐起个名儿,胡天宝说:“这一定是妻子你爱夫、敬夫的一片真心感动了上苍,上天特地教你做出这样好的食品,这豆腐就叫‘老婆豆腐’吧。日后我带着它走南闯北,一尝到它,便不忘家中贤妻。”

      第二年春天,胡天宝外出经商时便带着“老婆豆腐”,途中招待同行的族人时捧出这豆腐,大家都赞不绝口,纷纷打听制作过程,胡天宝便将妻子如何制成这豆腐,自己又如何将其起名为“老婆豆腐”的经过说了一遍,众人都夸说这豆腐好吃,名儿也起得好,然而座中有位长者却摇着头说:“这豆腐是好吃,但名儿却起得俗了点,我们西递人文荟萃,起这样一个俗名,吃人家老婆豆腐,这话一出口,恐惹人耻笑,我看这豆腐既然是寒冬腊月制成,不如起名叫‘腊八豆腐’,这与我们黟县那‘老婆豆腐’发音近似,也不负你念妻爱妻的一片苦心。”众人于是交口称赞还是“腊八豆腐”名儿起得好,可登大雅之堂。从此“腊八豆腐”就成了西递商人外出闯天下的必备食品。

      “腊八豆腐”的名声传出以后,徽州商人们相互传授制作方法,一时间,古徽州的一府六县都学会了制作“腊八豆腐”,但不知为什么,同样的用料,同样的配方,别的县制作的“腊八豆腐”始终没有黟县的好吃,久而久之,别的县便不再制作“腊八豆腐”了,想吃的话,宁可花钱到黟县去买。“腊八豆腐”因此也成了黟县的专利产品。据现代食品专家分析,同样的配方,同样的制作方法,并不一定能做出相同质量的食品,因为其间还有气候、环境、水质等不同条件的制约,而这些却是前人难以想象的了。

      信息来源:黄山日报


  • 上一条:汪满田鱼灯
  • 下一条:能吃的“徽墨”